第54章 家庭教师Reborn(完)(1/1)

作者有话要说: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严打来袭,一会儿渣渣会开始修文,大家抓紧看,一会就删了,下面是渣渣收到的站短:

各位作者,据悉,相关部门已经开展史上最严重的一次扫黄打非行动,十万火急,非常非常严重,历史之最!现请作者注意:

在文章、专栏的任何地方的任何色情描写或涉黑涉政,包括利用**内容吸引人的文案、内容提要、标题党、床戏等开局,以及**、虐童等有违三观的情节,包括标题、正文、插图、有话说、简介等一切地方,请在4月13日内修改完毕,否则一旦查到,将依法追究刑责(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最高或可判无期徒刑)!!

网站工作人员也在同时检查,会随时处理或修改违规内容,包括和文章有关的一切文字!!

再次提醒,本次行动非常非常严重,各位作者务必抓紧自查!

因为某些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此处省略634个字,详见群

看着这样的白兰安良有些迷茫了,毕竟白兰没有告诉他原来治疗后会是这种情况啊,下面该干什么了?不过安良很快想起了以往自己和哥哥兰恰还有六道骸进行成人间表达好感的运动后的情形了,此时的白兰和那时的他们的样子很是相似。那时是怎么做的呢?哦,想起来了,不用管他们的,这种时候只要离开然后等他们自己恢复就好了,似乎这种情况下他们很是虚弱,是不能被任何人发现的。

想明白自己该怎么做后,安良将自己的伪装一层层又裹起来,然后走出了白兰的办公室,守在门口不让任何人进入。

白兰的办公室本就不是其他人能随意来到的地方,有这个权力的不是不方便露面【比如真·六吊花】,就是清楚这时候里面在做什么不适合自己露面【譬如入江正一】,所以直到白兰清醒了过来恢复了也没有人发觉这次的事情的真实情况。

白兰醒来以后,总是笑眯眯的脸上失去了笑容,他从未想过居然会坑到自己。回想起之前的记忆,白兰忽然笑了,笑得非常甜:真是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呢,没想到小良居然那么有天赋呢,一点也不怜惜人家!不过这算是自作自受吗?真是的,低估小良了。小良,你现在在哪里呢?为什么不管人家呢?

白兰正准备起身,却无奈的发现身体根本不容许他有任何动作,也就只能就这样躺在地上可怜巴巴地看着桌上的棉花糖暗暗吞口水了。可等到白兰缓过来一点后,好不容易才强撑着身子拿到了棉花糖,正准备开吃却忽然想起了自己之前是怎么用下面吃棉花糖的,身体一时僵了,看着手中美味而诱人的棉花糖吃吧膈应,不吃吧又舍不得,眼里水汪汪的,几乎要哭出来了。

当白兰休养好,打开办公室门准备出去时,发现了门外一直在守着的安良,立刻眼泪汪汪的扑到了安良身上。那么大的个子挂在娇小的安良身上,白兰丝毫没有感到不好意思,也不介意安良又将自己伪装了起来,直对着安良撒娇:“小良,人家还以为你不管人家了,醒来后没有看到小良人家好伤心啊。”

安良继续告诉白兰他不知道治疗好后该怎么办,所以就退出来了。

白兰见状眨眨眼,以为安良这样做是因为是把自己放在属下的身份上,没有BOSS的命令或紧要之事不会出现在BOSS的眼前,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从安良身上下来继续出去玩了。

在密鲁菲奥雷的基地里,安良并没有做什么多余的事,除了白兰的命令外,其余时候都在学习和训练。期望一雪前耻的白兰也如同之前见过安良真面目的人一样不让安良接触有关那方面的事,兴致来了就要同安良互相检查。可惜安良对他的检查并没有什么反应,反倒是他总是无法对安良下手,后来白兰也放弃了翻身,只把这个当做一个乐趣,一个游戏,但依然没有让安良接触那方面的事。

过了一段时间,十年前的彭格列十代目那一众人来到了这个世界,想要拯救世界,也想将安良从白兰的魔爪里救出来。可他们并不是白兰的对手,而且安良已经完全站到了白兰那边对付他们,使得他们十分狼狈。不过,白兰并没有让安良假意回到彭格列他们身边,对于此,白兰只是笑眯眯地说彭格列他们不值得让安良这样做。

彭格列的一众人只以为安良是被白兰控制了,因为他们清楚安良虽然很强但并不可能是毁灭了那么多个世界的白兰的对手,所以很可能是被白兰控制了。

只有Reborn像是想到了什么,按了按自己礼帽的帽檐:“蠢纲,不要太小看安良啊,他可是有着‘最恐怖的毁灭者’、‘无解死神’之称的,意志绝对坚定。而且他虽然因为太过单纯天真柔弱善良所以很容易被骗,但也正因为他的心思单纯,所以意志也特别纯粹,极难被人控制,就算是白兰也是如此。何况就目前的情报来说,白兰并不善于控制他人。反倒是另一种可能性更大一些,还记得六道骸之前是怎么控制的安良吗?只要操控了兰恰,安良并不难以控制。纵然之前我们的那个世界的兰恰已经死了,可说不定这个世界的兰恰还活着。毕竟,这可不是同一个世界啊!”

随后,入江正一发来的消息证明了Reborn的猜测。虽然不怎么敢彻底相信入江正一,但这一点入江正一应该不会骗他们,毕竟想要查证兰恰是否还活着并不困难。只要兰恰还活着,那Reborn的猜想有很大可能就是正确的。

彭格列一行人并不是白兰的对手,但他们总能死里逃生然后回到十年前,而且每次再次回来后实力都会大大增强。

这样的彭格列使得白兰十分感兴趣,因为他们总能让他感到一丝意外。所以白兰也并没有逼得他们特别紧,反而像是玩弄老鼠的猫一般拿他们来逗趣。现在的白兰并不急着毁灭世界了,因为他的小良现在的实力并没有强到世界毁灭了也能生存的地步,他准备等小良实力达到了再完全毁灭世界,毕竟这么多个世界里小良只有一个,他才不要失去小良呢。

白兰现在仍在毁灭世界的原因不过是为了排除别人对小良的影响罢了,他可不想让小良被别的人抢走,所以白兰准备先把剩下的五个世界中仍活着的两个兰恰所在的世界毁灭,再把有白兰的其他世界消灭掉,那样就没有其他人能抢走自己的小良了。而这些彭格列所在的世界的兰恰已经死了,只要自己多多欺负彭格列他们,他们只要够聪明就会先杀死自己所在的世界的白兰以减少威胁,或者不聪明迁怒他们那个世界的白兰杀死他也行,只要那个白兰死了,他先不毁灭他们所在的那个世界也好。

白兰有意放彭格列他们所在的那个世界一把,毕竟在小良的实力并没有强到世界毁灭了也能生存的地步前,他也不好毁灭世界再重造自己理想中的世界,留下小良之前生存的世界给小良一个回忆的地方也好。不过很可能会和自己抢小良的那个白兰一定要死,占有着小良过往记忆的那些彭格列的人也要死,小良的世界里只要有自己就够了。白兰边吃棉花糖边笑眯眯地想着。

除了白兰,没有人知道他现在这么神【经部的想法,一心想要拯救世界的其他人们努力地进步着为拯救世界、解救安良而努力着。

可是,没有人想到,在最终决战之时,为了拯救白兰,安良挺身而出替白兰挡下了攻击,化作光点消失了。看着消失的安良,彭格列的人们都哭了,白兰也不知为何眼里滑落了一丝泪水:本来只想逗逗小良玩的,他怎么可能不是彭格列的对手。可是小良,你为什么要冲上来呢?小良,我不玩了好不好?你出来吧。没有小良的世界,又有什么意思呢?小良消失了,那一切也都消失了好了!

白兰毁灭了所有世界,自己也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