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姬昌作死(1/2)

()“臣下周伯昌,拜见吾王,吾王万寿无疆!”姬昌迈着艰难的步伐,走进了大殿,几个卿士见此,都不禁的皱了皱眉头,没想到风头无两的周伯昌竟会弄得如此狼狈。

姬考此时也狠得咬咬牙,不过表面上却是一脸虔诚,待姬昌行完礼,连忙的拜了下去,叩首道:“陪臣考,拜见大王!”

受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淡淡道:“都起来吧。”

“谢大王!”姬昌父子齐齐谢道。

“周伯不替朕镇守一方,怎么来王畿了?”受辛明知故问道。

“臣下有罪,故来畿请罪!”姬昌俯首拜道。

“哦?”受辛轻笑道:“周地在卿的治理下井井有条,百姓安居乐业,年年丰收,岁贡又不曾少过,周伯何罪之有?”

“西岐能有今rì,全仗大王庇护。”姬昌拱手道:“可惜臣下有愧圣恩,让周地出了个乱臣贼子。”

“此人趁臣下失察,竟做下大不逆之罪行!”姬昌伏拜在地,轻泣道:“害的大王险遭毒手,是臣下的罪过啊。”

受辛神情一整,心中暗自赞叹姬昌的演技,冷着脸说道:“周伯所言何事,具体向朕说来,不可有半句隐瞒。”

“是,大王。”姬昌轻拭眼角,说道:“请大王容许臣下先把那贼子押上庭来。”

“准了。”受辛挥挥手,他倒想看看姬昌想要耍什么花样。

命令一下,被羁押扔在殿外的许寒冰便被两个侍卫提了进来。

“此为何人,怎么……”

受辛刚问到一半,便有人高声惊呼出来了:“此人是许寒冰!,是他,许寒冰!”

箕子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看向虽然狼狈,但还算jīng神的许寒冰,却见他的目光也正好对上了自己。

箕子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时,姬昌又说话了:“启禀大王,此人便是此次的祸乱根源。”

“许寒冰?”受辛听到那些朝臣的惊呼,也轻声的问了一句。

“是的大王,他乃臣下一时糊涂,与一贱妾所生之子,年少时便心术不正,坏事做尽,所以臣下便把他驱出西岐,以期他能够悔过自新。”姬昌拱手道:“没想到他却不思悔改,暗中与一周旅将领相互勾结,企图控制臣下,并对大王不利,待臣下发现时,已然晚矣!”

“臣下愤而诛杀那将领,擒拿此子前来朝歌面见大王,还请大王赎罪!”姬昌俯首拜下,老泪纵横。

“你说他是你儿子?”受辛指着低埋着头的许寒冰,冷声说道。

“正是孽子。”姬昌哽咽道。

“哼!周伯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吗?”受辛冷声道:“此人乃卿事寮一小吏,许氏族人,怎会是你儿子?”

“大王明鉴,他确实是臣下三子姬冰,至于他为什么会成为卿事寮的小吏,臣下确实不知。这种事情,大王就算是借臣下一百个胆,臣下也不敢有所隐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