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话一说,不仅剩下一余人心中波动,韶寒忽然上前试图想阻止黄桀:“师父,司渐季他是为了我才压制闭关修的,求师父放过他吧。”

黄桀已经红了眼,哪听得下他的话,挥开韶寒道:“他不是司渐季!他是魔修!”

几十人,几十把剑通通对向了司渐季,不等司渐季出手,天梵便轻轻挥手让他们动弹不得。

黄桀发现自己动不了,怒道:“天梵灵尊,你这是做什么!”

天梵淡淡道:“我需要证明他是否是我要找的人。”

司渐季一笑,说道:“不劳烦灵尊出手,我司渐季对付他们只需弹指之间。”

说罢,他神色轻眯,手掌张开,从左向右挥动,最后合上手指,几十个剑修同时吐了一口血,其中一个剑修试图运动灵气,霎间脸色大变,惊道:“我的灵气呢?怎么会全部都没了!”

话音刚落,众修士都运起灵气,如若灵气真的像那个修士说的没有了,那么现在的他们就如同一个凡人,不过小会儿,大多数的修士脸色巨变,黄桀的脸孔特别的丑陋对司渐季喝道:“好一个心狠手辣的魔修!竟然用如此卑鄙的手段。”

司渐季抚着胸口仰头大笑,坦坦道:“好一个编弄是非的修士,不分善恶,以众敌寡,爷无法只得压下你们的灵气三天,却被倒打一把。”

许多修士听说只是三天,便通通松了一口气,只有黄桀想得更遥远,他能当上掌门完全是因为到了分神大能,如若门派里那些不服自己的修士知道了,将是他的一场大灾难。

所以,黄桀根本没打算放过司渐季,他甚至有点狰狞道:“血口喷人的小人!谁知道你到底给我们做了什么!大家切勿相信魔修的嘴脸!”

其中一个也被压制灵气的修士叹了一口气,道:“我看啊,算了吧,先不说我们自己技不如人,就说我问诸位,你们可看出这人身上有一丝邪魔之气?这一切全是黄掌门的一口之言,我还记方才一位和尚说他是司渐季,德惠高僧手下的高徒,我信得过!”

仅仅一段话就已经摇动了那些摇摆不定的人,也许有点私心,希望司渐季别真的废了他们的灵气,所以到了最后黄桀孤身一人,司渐季嘲笑道:“黄掌门,你还想说什么?”

黄桀气得脸色涨红,梗着脖子想破口而说,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了,而众人见黄桀也‘不说话’了,都齐齐倒回去。

几十个修士通通没了灵气,却也不再敢得罪司渐季,而鬼林何其危险,他们都不愿意丢命,强行进去又害人害己,没有灵气的那群人都商量着回去,最终决定由青莲城城主和德惠高僧送他们一路。

韶寒拉扯着欧阳清想他和黄桀一起回去,欧阳清扭捏了一下不做声,花韫叹道:“阿清不想回去就算了吧,我护着他。”

对于花韫和欧阳清的暧昧,韶寒没做声,欧阳清低首眼睛微红,心中对司渐季更是咬牙切齿。

一路来了几十人,现在就只剩下八个人。

炎鸿道:“司弟你比我们先来此地,可知黑气从何处而来。”

“师尊,我把那只猴子抓住了。”己人同时道。

司渐季先看了一眼炎鸿,低头对己人说:“哦?是你抓的?”说完还轻笑一声,似乎不相信。

己人脸颊微红尴尬,道:“是那个白衣灵尊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