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小孩的听话,司渐季满意的点头,他问小孩:“你生前可有名字?”

小孩垂下头之后期待着对司渐季道:“求大人赐名!”

司渐季知他什么意思,小孩他既然想改头革面,他也不好拒绝,沉思了一下想了一个中规中矩的名字:“海内存知己,同是宦游人,你就名己人吧。”己人己人,又名自己,又记为人。

现在名为己人的小孩跪下叩拜:“谢大人为己人赐名!”

司渐季扶起己人,道:“你已经叩拜我三次了,在外界,行三礼拜师,我就记下你这个弟子了,你可愿意?”虽是询问己人,但神色冷漠,里面的许多东西就算己人杀过上千个人,也未看懂。

知眼前的人变化莫测,己人不敢拒绝,尽管知道一但点头答应,他将可能终生得不到自由,但在生死关头,自由也不是那么好选择的,己人又再次叩拜:“谢师尊!”

司渐季满意的点头,并未先扶起己人,他说:“这里也没有茶,拜师礼也只能简简单单的过了吧,你起身开路,去有人的地方。”

己人站起身,仰望司渐季认真道:“这里背面靠近越岭石,也就是师尊来时的路,而正面却靠近一座凡人的村庄,己人生前就居住在那个村庄里。”

司渐季问:“可有什么区别?”

“区别可大了。”对于这里的了解,己人非常自信:“鬼林的背面被仙界之人称为绿川归林,而正面却被村庄里的人称为山林,从正面进来,只要不深入山林,就只是平平凡凡的山林,可一但深入鬼林,凡人便有去无回,而绿川归林更是奇异,看似是个到处都是宝贝的好仙境,却暗藏杀机,一不小心就会成为鬼林的伙食。”

司渐季听完却轻笑一声:“暗藏杀机?这里的杀机是指异兽还是你自己?鬼林这个名字也是你自己取的吧?至于鬼林的伙食,你指的可是你那鬼阵?”

司渐季说完,己人脸微红,低声道:“从听从师尊的话开始,鬼林和鬼阵便不复存在,从此刻开始弟子不再轻易杀生。”

司渐季背着手,莫测深道:“既然你有缘成为了我的弟子,第一个便是要学会为人,带我去下面的村庄吧。”

“是…”

己人应道,从这里去村庄犹如下山上山,不然为何被凡人称为山林呢?

这一路司渐季曾问己人:“己人,你死了多久了?”

己人回答的声音并未有一丝起伏,似乎时间太久了,都忘记了所有的感情:“己人不知,只记得死时修真界出了一件很大的事情,就连偏僻的凡人村庄也有所闻,传闻修真界唯一一个即将飞升的天梵灵尊忽然闭关。”

“天梵?”司渐季若有所思的默念着,这个名字他还挺熟悉的,好像也是修真界遇到的,那时候的天梵已经是渡劫期了,后来他走了,就不知道了,难道就是那个时候吗?也不知今朝是何。

等到了村庄,因司渐季的缘故,被村庄的人尊称为仙人,而己人就成了小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