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可愿献汝之躯,成汝之梦。”

“愿…我要欧阳清魂飞魄散!”

“好…”

……………………………………………………………………………

被蒙上帘幕的阴天,骤雨倒泻,淅淅沥沥的雨点打湿在岩石上,司渐季身下血流漂杵,方圆百里毫无生灵,藏在长袖下面的手动了下,他的睫毛微微颤抖:“没死吗?…死了…”

刚刚唇动,身边一直陪着他的朱雀用头拱了拱他的身子,那人已然万念俱灰,偏头对已经被雨淋成落汤鸡的朱雀痛道:“你走吧,离开这里,离开大陆,永远不要出现在人群里,不要再被收服了。”

说着便解开了他和朱雀的契约,胸口气顿,一口甘甜冲喉吐出,鲜血染红青色衣领,朱雀破空悲鸣,凤羽挥动,似准备展翅欲飞。

司渐季绝望的闭上眼睛,也许在生前他从来没想过他会有今天,排名大陆第一门派掌门的亲生子,天赋异秉,且又聪慧过人,却被自己的徒弟一掌差点打死,缘由他的情缘韶寒!

那个被他养大的徒弟,男生女相,拥有纯阴之体,要不是司渐季阻拦,他早就被当成鼎炉用,还能由他活到今天!?

可是司渐季却从不后悔,因为欧阳清是在16岁之前一直乖巧听话,对他如衣食父母,变化是在欧阳清16岁之后,一夜之间性格天翻地覆,以前的腼腆成了现在的气傲心高。

刚开始司渐季以为欧阳清那里受了欺负,后来才得知那根本不是欧阳清!而是一只霸占欧阳清壳子的孤魂野鬼!

那孤魂野鬼以为司渐季当初阻拦他被长老安排给韶寒当鼎炉是因为嫉妒,以为他在他成年之前不允许他筑基是因为报复!

继而又一次一次和他作对,最终把司渐季逼向穷途末路,被逐出门派,在他面前与奸夫韶寒扬威耀武,当面一掌断掉他一半的修为!要不是朱雀,他恐怕已经与世长辞,然而现在的他也是垂死挣扎。

似乎感觉到主人心如死水,朱雀不肯离去,凤羽挥动试图挡住往司渐季身上堕下的雨点,凄凉的悲鸣被沉寂扩音,司渐季的眼角不知是雨是泪,雨水侵蚀着他的双眸,哑然之后道:“你为什么不肯离去…”

朱雀没回答,也回答不了,鸣叫声不断,尽管两人契约斩断,司渐季似乎也能感到叫声中的急促,恳求或者是求助。

司渐季痛恨自己,痛恨自己为何这么信任韶寒,痛恨自己无法寻找到真正的欧阳清,痛恨自己让父亲为难!

甚至因为他的不堪一击让朱雀受苦,他无法原谅自己,若不是他对韶寒的情意,父亲便不会因为他成了人人的笑柄,可情字难说啊!

“对不起…”他对不起的事,对不起的人太多了,可他却快要死了。

“汝可愿献汝之躯,成汝之梦。”

“愿…我要欧阳清魂飞魄散!”

“好…”

司渐季才抬起头看向面前的‘人’,他问向那看不清的影子说:“你是谁?”

影子走向他,幻化成司渐季的模样,他说:“我是你。”